跳跃之鸦

2.1小记

想起昨天晚上的血月,幽暗的,神秘的,一些不明不白的情愫,就这样被月亮灌注进心里。想来也神奇,月亮时常也在白天挂着,平日里看它,蓝天里隐隐一点象牙白,平淡到朴素,也经常被人忘却。谁知它潜伏着,152年,终于在一个时辰里浸染了红色,不似太阳耀眼夺目,但却能让人生发出永恒地记忆和共情。如果未来我再度赏月,自然而然地会想起来许多往事,回想起那年看红月亮,与妈妈和妈妈的妈妈一起,仰望宇宙里微不足道的一处,也许月亮也在回望我们,被我们感动。论起宇宙之间的奇迹,不过是谁与谁的相望罢了。

2.1

节食几天真的有用 我失去了吃东西的欲望

1.29记

除了早上吃了一碗蛋浇饭,一整天都在靠银耳汤过活。我…我瘪了。😞

洗完头后我就是最酷的人。

不看这个后悔一辈子!!!【标题党😂】

我承认自己最近是有些悲观了。那天和朋友从下午聊到晚上十点多,聊的时候几乎是互吐苦水,我俩都很愉悦。但当我回到家时,我才发现这种倒苦水式的情绪倾诉是有反噬作用的。我甚至比聊天前更伤心、更自卑、更悲观。于是我写下了黑狗。写完已经三点多,我才觉得疲倦,情绪稍稍好一些。我后知后觉,我把自己的坏情绪一味传染给他人是最最愚蠢的行为。这也许会得到同病相怜的认同,但事情不会有所解决。我知道我这个人天生性格有很大的弱点,遇事脆弱,小心眼儿,但我还是要告诫自己【理智一点,书写的方式要更好一些。】
我最近一直在想,我为什么总是做一个冷漠的旁观者,无参与感,回想起那天朋友和我说她最近有些爱哭,我下意识的,没有想要安慰她,而是觉得自己委屈想哭却压抑着,情况比你更严重,你有什么理由说出来呢?那一刹那,我被自己吓到了。我以前从没冒出过这样的想法,但近期这种情况却越来越频繁。我下意识觉得自己变坏了,变得无情了,按佛家的话,我陷入了“我执”的状态。我对一切事物兴趣缺缺,也许是我太注重自己的感受,太想把事情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忽略掉了环境和周边的人,不断在比较,不断在失望。简单来说,我在变得自私。这种自私不会有太好的结果,因为我会因为想象与现实的差距而自卑起来。某种程度上,自卑源于自傲,对于他物的高标准,投射在自己身上,化为“黑狗”,化为自厌的情绪。【我要更多地感知生活给我的其他东西,而不是自己。】柴静在做新闻人的初始,面对镜头总是有强烈的恐惧,这种恐惧源于她总是想到自己的衣服是不是皱了,表情是不是自然,这些反而让她拘谨起来。有一年,柴静调查非典,她深入患者的群体,直面病毒与死亡,她才觉得,【人只有关心别人的时候,才会忘掉自己。】
所以我希望现在我能勉励自己,不要总执着于自我在大环境的印象,而是去关心他人。王阳明的一个理论是“知而不行,只是未知”,我现在一时半会儿还做不到,也许就是还不懂得。人要懂得,才能慈悲。我还蛮相信自己有一天能够返璞归真,做自己心目中的自己。【在这里立下旗帜🚩!】
@清橘蜜柚 你是我超级信任超级珍惜的朋友,我也相信你将来能把自己的人生过得更有声色。生活依然很温暖!我最近看日剧《四重奏》,里面有一句话:“能够边哭边吃饭的人,就一定能活下去。”估计以后生活要继续打压我们,但乐观真的是蛮重要的。(所以咱俩可以有时间一起去约饭,你总是觉得不做点有意义的事就浪费了时间,但吃饭也是很有意义的!有时间咱俩可以一起吃一顿饭~)
所以我希望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朋友可以好好吃饭,认真享受美食!(不是)反正就是开心点儿!人间不值得。
谁知道我为啥又大晚上不睡觉来感慨关键是显得我很矫情但我开心我就要这样做~我困了我要睡觉啦啦啦!🌝

看日剧《四重奏》被里面的蛋浇饭馋到!哇哇哇太好吃了吧!
日式吃法是直接打生鸡蛋到饭里,想了想觉得可能还是口味不同,就把蛋煎了十几秒,只把溏心放到饭里,浇点酱油就是人间至味了!

放假第一周淑丹儿:浮生六记看完 曾国藩看一看 博尔赫斯放一放 闲下来看一些科幻 第一周不看红楼梦,这种大佬要留着。

1.28小记

今天被朋友夸故事完整,开心!但实话说,我经常在讲故事中只重气氛,不重内容,所以读起来容易拖沓琐碎,不知所云。其实我真的不会讲故事,倒不是说想象力的限制。我自认为想象力丰富,但缺乏正常故事的逻辑性。双线故事一直是我的写作死角。“融入”,我要尽量学会这种精神,多读读武侠、历史,少读些“伤痛文学”!今天醍醐灌顶!

黑狗

一篇小小说。看房思琪,又想了很多。

素英不喜狂欢,她说狂欢的终点,意味着寡淡的开始。我反驳她,反着说也行。她耸耸肩,认真挑着粉红蝴蝶发夹,站在镜前,整个人像一张少女的笑面。她笑骂我傻,说我什么都不懂,语气中透露悲戚。
逛街过后我们去咖啡店谈心,一咏三叹。起初还正常,一杯热饮过后,素英趴在桌上,肩膀一耸一耸,好像儿时铁皮玩具背上的发条,等的久一些,就会停止,和拧紧前别无二致。往日里她从不这样。我不理她就是,扭过头看窗外明光莹莹,永不沉睡的灯火旁观城市运转,日日夜夜。烟花急速窜升,忙于炸裂,星火让我想起被巨浪卷起的鱼,扑扑腾腾,疯狂甩尾,然后被抛入夜海中。素英像烟花一样美丽又可怜。
她中学时我便熟识,一张糯米雪团脸,心直口快里藏有九曲玲珑。她身子细瘦,走路时足腕踝骨盈盈动人。我是她的老师,纵着她的任性,她叫我娘娘腔我也从未生气,只是替她惋惜。她的美好,被松垮校服遮掩、亵渎,名贵珍珠被廉价塑料布裹紧,身处其中,不只是窒息感。名校里到处都是被规矩画好的小女孩,素英与她们来往,不懂自己的美,对我却是好事情。
一日,她跑来,同我说,老师,我喜欢上班里一个男生。那一瞬间,仿佛素英在我眼前的嬉笑怒骂,全部打包整理,送给了她口中的那个男孩。这不行,我在心中说,“不能早恋啊。”说完这句话,我又计上心来。我摆出平时没有的庄重样子,趁机握住她碧玉的手腕:“你知道如何取悦一个男生,就是要在他面前装傻。你越傻,他越爱你。老师是男生,你不懂来问我就好。”这当然是阴谋,想驯服她,得先找一个诱饵。才是情窦初开的少女,我得心应手。
素英啊,美丽,笨拙,顺从,我从未像今日如此爱她。计谋已然奏效了,只因她平时太依赖我,相信我能解出几何题,就必然在感情上是个大师。我一边与她交流玩弄那男孩的心得,一边给她看我偷偷养的黑狗。黑狗总是吐口水,素英害怕极了。我有时在课间窥察她,她歪着细软的脖子,问那个男孩:“隐形飞机真的看不见吗?”男孩愣一愣,笑了,笑的有些轻蔑。“是呀,你真聪明!”他没有认真地看待女孩子的天真,草草了事,我真正放下心来。
我努力了很久,捋平素英身上的骄傲,她似乎是在男生面前装惯了,一派单纯不谙世事,这已经是最完美的状态。叫一个尚未成熟的青涩生命返回无知,老师的职位无疑是最便利的。一切都源于信任,我看着眼前的素英,便觉得心生妒忌。我甚至有些恨她的美。我诱哄她:“校服难看,脱了吧。”她刚开始还是有些踟蹰。我便厉声喝她,又作痛心疾首:“你还相信老师吗?你还相信老师的爱吗?老师不想你像周围的其他女生那样,老师希望你最美。”她表情很是愧疚,这正是我想看的。她最终脱了校服,窄肩瑟瑟。我像是拆礼物一样去抢夺珍珠。我悄悄饲养的黑狗目睹一切,总是在素英脚边转圈。她的表情逐渐迷离起来。之后几天,素英像是越来越痛苦,常常在我的课上抽泣。我走过去,叫她下课来一趟,认真地告诉她,我爱她。她不敢不相信。
信任有时很动人,像是木偶的线。高中三年素英依赖我,我认为,无论怎么说,她得到了一些浅薄的快乐。大学后我便不止与她磨砺珍珠,而是真正与她约会。喝完咖啡后,我带她回到我家。在一个夜晚,素英与我躺在如一轮白月的床上,黑狗也在。突然间,像是什么给她感召,她用力咬住黑狗的脖颈,几乎使我疼痛。我暴怒,素英却像是鬼魂一般,疯跑到窗台边,我最后一次看她美好的侧影,下一秒她却如红月亮,摊在冰冷冷的马路中央,她身旁没有星星,只有灯火边上最黑暗的角落。

很短很短,还要再改。